当前位置:主页 > 曾道人救世网 > 正文

话剧版《白鹿原》完胜电影版七年后重排仍震撼

2019-11-28 

  在陈忠实原著小说发表二十周年之际,人艺话剧《白鹿原》再度登上首都剧场舞台。自5月27日上演以来,好评不断。更有观众将话剧《白鹿原》和电影《白鹿原》相比较,几乎众口一词:“话剧版完胜电影版”。

  北京人艺话剧版《白鹿原》由孟冰编剧,林兆华导演,2006年首演,距离今年再度公演已经时隔七年。主要演员除了七年前扮演田小娥的宋丹丹因档期原因无法参演,换成了当年在剧中扮演白灵的卢芳外,濮存昕、郭达、荆浩、傅迦等原班人马个个都在。当年就曾一鸣惊人的原生态老腔艺人们,也依然作为该剧不可或缺的亮点贯穿整个演出,让人再次感受这濒临灭绝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震撼人心的魅力。唯一遗憾的是,当年曾经由羊倌儿赶上白鹿原吃草的一群活羊,七年后没能再登舞台。

  近三个小时的话剧《白鹿原》延续小说原有的故事主线,最大限度地呈现了原著精神,巧取风水地、恶施美人计、孝子为匪、亲翁杀媳等故事情节被舞台立体呈现。由著名舞美设计师易立明设计的极具视觉冲击力的U形天幕舞台,配合由山坡、窑洞等组成的舞台,在大开大合的场景变换中,尽显关中黄土地的苍茫风情。满台更是陕西方言,将黄土高坡上的爱恨情仇演绎得惊心动魄,酣畅淋漓。

  《白鹿原》6月16日结束北京演出后,6月26日至29日将“回家”,在西安的舞台上,接受陕西父老乡亲的检验。

  “这是一部陕西的作品,但陕西却没有一个院团来排演。而北京人艺用陕西话来演出,这是多大的魄力?要顶着多大的压力?我要代表陕西人民向北京人艺致敬!”在演出后台,郭达和濮存昕共用的化妆间里,刚刚贴上假胡子的郭达,一边举手向濮存昕致意,一边说道:“北京人艺作为一个演京味儿戏见长的剧院,能把这样一部陕西特色的作品搬上舞台,作为陕西人我特别感动,也佩服他们的勇气。”

  在《白鹿原》中扮演鹿子霖的郭达,以一口味道十足的家乡话更是让他独占优势。相比起自己七年前的表演,郭达坦言自己对人物的理解更深刻了,并且纠正了不少以前的错误。“我用这7年的人生体验,再度拜读了原著《白鹿原》,体会又不一样了,对鹿子霖台词和性情也做了调整,现在更能准确找到人物的心理状态了。”

  为了让这台大戏以原汁原味的地方特色呈现给观众,《白鹿原》全戏都用陕西方言演出。平日里一口京腔的人艺演员为了把陕西话说地道,早早就开始了练习。陕西籍的郭达和苗驰顺理成章成了大家的语言指导。

  郭达说:“我是陕西人,我演不好这个戏对不起江东父老!给大家教好语言、宣传陕西文化,更是我的责任。”郭达的指导对象除了青年演员,也包括元老主演濮存昕。让郭达特别感动的是,“濮存昕已经演出了那么多场,他还是字斟句酌地对待台词。你们看他的演出本,上面密密麻麻记满了台词的声调,跟新人一样用心。”

  时隔七年,饰演白嘉轩的濮存昕如今不仅方言说得更地道了,而且演技也更加游刃有余、纯熟自然。再加上有了首轮演出的经验,舞台上的他更加自如而从容。“以前是在寻找人物,寻找状态,现在当初的慌促没有了,就能把人物塑造得更深了。”濮存昕说,这就是舞台的优势,可以弥补以前的缺憾。

  这一轮接替宋丹丹出演田小娥的演员卢芳,上一轮演的是白灵,这回演田小娥她又要重新做功课,而且为了演好这个角色,她的膝盖都跪出了淤青,只好戴上了护膝。七年前《白鹿原》演出时,还是总政话剧团演员的荆浩,如今也早已加盟人艺,他和卢芳的对手戏,默契而充满张力。

  小说《白鹿原》这样一部巨作,对任何编剧来说都是一种巨大的挑战。担任话剧版《白鹿原》的著名编剧孟冰说:“改编它,是需要勇气的。如果改编的好,是小说原著好;如果不好,则是编者的过错。如果话剧《白鹿原》中的人物能够用他们的性格、语言、命运……创造出一种情境和氛围,使观众对小说的精神实质有所感悟,便是我的奢望。”

  “这是我创作经历上前所未有的、也是最困难的一个戏。”话剧《白鹿原》当年排演时,导演林兆华这样说。长达三年的准备时间,《白鹿原》改编成话剧最大的困难在剧本上。“当年我找了几个人来改剧本,但把《白鹿原》从长篇小说改成两个小时的话剧,太难太难了!最后确定孟冰来改剧本,他和我在1984年合作过关于河北农村的《红白喜事》,在语言、塑造人物的能力上非常突出。”但林兆华也认为:“陈忠实的小说,孟冰没有能力超越,作为导演的我也没有这样的能力,在生活、阅历……各方都没有这样的根基,我没有勇气打破这个小说,所以这个戏是忠于原著的。我们确定的总方针是:以陈先生的文学作品来改编这个戏剧。”

  七年之后复排《白鹿原》,林兆华忍不住称赞道:“孟冰改编的剧本真不错!当年难为他了,大本大本的提纲交给我提意见,一大堆形象扑向我,开排吧!”

  林兆华说,当年排《白鹿原》,为了深入生活,陈忠实带领着他们到原上走家串户,看看当地百姓如何生活。林兆华说:“这是个写农民的戏,实的东西多一些。如果光靠戏剧语言是呈现不了这段历史的。我设想的是带有史诗性的农民题材的戏剧,如果没有老腔、秦腔,我是实现不了的!”

  在推出“华阴老腔”上,话剧《白鹿原》居功至伟。陈忠实回忆:“北京人艺当年筹备《白鹿原》话剧,林兆华导演委托我找一些纯粹的农民在剧里唱秦腔。一次偶然机会,我领略了老腔的魅力,很激动,就推荐给他,结果他听完后,激动不已,当场拍板定下。自从老腔上了话剧《白鹿原》后,相继登上各大晚会,听说他们现在很吃香。”

  林兆华回忆当年巧遇“老腔”的机缘:“我原本想找作曲家作曲,找秦腔艺人演唱,但当地文化部门找来说是最好的秦腔演员,我听完觉得不是我要的,我说‘散落民间的艺人能否见到?’于是,陈忠实又带着我们进了村子,带我去看皮影。听了皮影的伴唱老腔,近似是我要的,我叫他们不摆弄皮影到前面演唱,我看傻了!就是它了!不用作曲了。华阴县文化局的小党想办法帮我把这群农民搬上了首都剧场舞台,他们不是演唱,是心灵吼出来的声音!”林兆华说:“感谢陈忠实,感谢小党!不是他们二位,我碰不到神灵助我成功的‘老腔’!”

  影评人周黎明:北京人艺的话《白鹿原》要比电影版强多了。电影版的缺陷,话剧几乎全部回避了。虽然舞台空间不能像电影那样随时变换,但它呈现的历史感既恢弘又逼真。濮存昕等演员的表演自然精彩绝伦,但更值得一提的是来自黄土高坡的老腔和秦腔艺人,提升了该剧的境界。

  北京晚报编辑孙小宁:已经是第三遍看话剧《白鹿原》了,竟然还是那么火,火得一票难求。演出结束后转后台,与我曾经采访过的老腔艺人见面,原班人马好不亲切。以前亲历他们一次演出,几小时的奔波,只为几分钟的演出,真替这些上了年纪的老人家觉得辛苦,这次他们住得离剧院几步远,住得踏实,演得也震人。

  看《白鹿原》,第一遍是冲陈忠实、林兆华去的;第二遍是去听老腔;第三遍爱上了一个女演员,她在里面的秦腔唱段,一段高高低低的“啊”,像在大西北的坡坡梁梁上回旋,把人的心肠都揉碎了。让我检讨,怎么我小时候就不听秦腔呢?如今,要补一大堆课。

  北京电台主持人麻宁:林兆华的白鹿原比王全安的白鹿原好太多,更忠实于原著也更接地气,那种陕西人的诙谐表现得恰到好处。前半场的节奏特别好,剪裁取舍转场都妙极了。后半场节奏稍差,但结尾的秦腔震撼人心。另外有趣的是,同是塑造鹿子霖,人艺没找自己的演员吴刚而是找了郭达,结果后者更胜一筹。

  观众@游侠儿九天:去看了人艺的《白鹿原》。看得过瘾,对郭达的演技表示惊叹与赞赏。他的风头已经盖过濮存昕了。李士龙老师的鹿三被小娥附身的那段看得过瘾。最搞笑的就是鹿兆海、灵灵、鹿兆鹏之间的经典对话。最佩服的是开头与结尾的秦腔的音乐,霸气。

  观众@原依Ruby:话剧《白鹿原》对于一直都以字正腔圆的台词功力见长的人艺演员来说,从头至尾的陕西话已是不小的挑战,改编这样的名著需要勇气,把它搬上舞台更需要实力。话剧不是小说,小说讲故事,话剧造情境。人艺做到了。秦腔荡漾下,高度浓缩的情节,立体鲜活的人物,让我更加爱上西北黄土高原人的真诚朴实直接。

  北京人艺演员李士龙:《白鹿原》实在是好戏,而且是以后很难再看到这样的版本了。因为组织这场演出是很难的——需要有原生态的老腔、秦腔和郭达老师的加盟,还要有林兆华本人尽心的指导!

  农业部 转基因大豆央视 延安城管踩头民国建筑深夜被拆阿根廷城铁追尾女大学生跳水救人东莞垃圾村庄日本拍卖中国导弹残片神舟天宫手动对接习晤吴伯雄中国隐身轰炸机2013NBA总决赛默多克邓文迪离婚吴伯雄将会习神舟天宫交会对接叶海燕获释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